首页 每日报道 金融资讯 查看内容

托卡马克之冠:卡塔尔再“壕”,这2290亿美元也不是随便丢着玩的

2022-11-25 09:10| 发布者: 南风过境| 查看: 835 |原作者: 南风过境

摘要: 世界杯开始了,对于无数的真球迷和伪球迷来说,不眠之夜开始了;对于啤酒产商和广告产商来说,大发利市的时候开始了;对于赌球的人来说,大喜大悲的时候开始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托卡马克之冠】

  世界杯开始了,对于无数的真球迷和伪球迷来说,不眠之夜开始了;对于啤酒产商和广告产商来说,大发利市的时候开始了;对于赌球的人来说,大喜大悲的时候开始了……

  但是,今天要讨论的并非球赛,而是一些球场之外、但又与球场息息相关的问题。

  在展开讨论之前,我们先确立两个简单的基本常识:做事是有成本的;资源不是无限的。

  确立常识之后,可以开始讨论了。

  “壕”

  本届世界杯,或许可以称得上是有史以来最具争议的世界杯。

  这种争议性,与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争议性在来源上大有不同——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争议性主要与赛场的干净程度有关,特别是哨子问题,几乎是懂点足球的人都能骂上两句,而这届世界杯的争议性,主要在成本上。

  卡塔尔世界杯创下了几项纪录,其中一项纪录令人印象深刻——它是截至目前最昂贵的一届世界杯。

  从2010年获得本届世界杯的主办权起,在长达12年的筹备建设过程中,卡塔尔共花费了不少于2290亿美元的资金,建设了7座体育场、翻新了1座体育场;投资300多亿美元新建了多哈地铁以连接城区和赛场,并且使用了在当时看来简直惊艳无比的无人驾驶技术;为了接纳更多航班,投资160亿美元新建了哈马德国际机场,该机场航站楼面积超过58.8万平米,41个近机位,设计年旅客吞吐量5800万人次、货物吞吐量200万吨、飞机起降32万架次,属于4F级军民合用国际机场。

  另外,为了给世界杯的接待工作提供配套设施和服务,还将卡塔尔世界杯的主场馆卢塞尔体育场的所在地卢塞尔村改建为卢塞尔城。这座新城本着敢与沙特争高下、不向迪拜让寸分的原则,所有基础建设与配套设施全部按照最奢华高级的标准建造,全城甚至还会铺设气象控制系统,以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当地气候。

资料图来源:山东电视体育频道资料图来源:山东电视体育频道

  除了这些豪奢消费外,卡塔尔为了迎接经济条件不是那么宽裕的大众球迷,也筹备了一系列平价的旅游接待设施,提倡以多种住宿方式来缓解接待压力——毕竟世界杯期间有超过100万游客涌入卡塔尔,他们不可能全都去住上千乃至上万美元一晚的豪华酒店,很多南美球迷省吃俭用四年就为了现场看一场世界杯,球赛对他们来说形同朝圣。因此,从集装箱旅馆、酒店级沙漠帐篷到“欧罗巴”号、“诗歌号”、“歌剧号”豪华邮轮旅馆也参与到这场接待盛宴中。

  卡塔尔的长远考量

  卡塔尔之所以为一场赛事投入如此巨大的财力、人力、物力,除了为满足世界杯期间游客的接待需求外,更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以此为契机,实现本国的现代化和经济结构转型。

  卡塔尔非常富有,这一点毋庸置疑。作为海湾产油国的一员,卡塔尔体量并不大,却掌握着惊人的石油财富——卡塔尔的石油产量约为每天150万桶,且大多为轻质优质原油,这数字本身并不大,但考虑到真正的卡塔尔人仅有31万左右,相对而言,其财富规模就颇为可观了。

  另外卡塔尔本身还是世界上最好的天然气供应国之一,其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到了25万亿立方米,气层稳定且压力充沛,提取天然气的成本世界最低。中石化就与卡塔尔能源公司签署了为期27年的液化天然气长期购销协议。

  但正如大部分资源型经济体面临的问题一样,卡塔尔也不可避免地面临资源型经济体所面临的几大通病,诸如经济结构单一、经济状况受大宗产品价格波动和周边地缘形势影响严重、社会形态僵化、抗风险能力差等问题。

  另外,卡塔尔由于反对以片面和不理智的态度对伊朗抱有敌意,导致了2017年的外交危机,包括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埃及、也门、利比亚、马尔代夫、乍得在内的多国于当年相继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卡塔尔作为能源输出国,却因各方面原因于2018年退出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

  为了解决这一系列经济、社会和外交问题,尤其是试图摆脱资源诅咒,卡塔尔一直在努力摸索其它经济社会发展方向。

  例如著名的半岛电视台,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专业新闻媒体长期发挥着与自身体量不相称的影响力。凭借能够直接接触并采访各路武装人员的卖点和大胆泼辣的报道风格,半岛电视台在中东地区接连不断的战乱中声名大噪,成为最具知名度的世界级传媒平台之一,也让传媒业成为了卡塔尔的一张新名片。

  于传媒行业浸淫已久的卡塔尔长期接触世界各国的社会公众,因而深知世界其他地区对海湾能源输出国的传统刻板印象——海湾国家似乎总是意味着石油及石油带来的巨额财富,再就是巨额财富所塑造的浮夸奢靡的生活方式。这种“土财主”式的刻板印象对卡塔尔来说绝非全是好事,因此卡塔尔也有意通过此次世界杯,把一个开放且现代化的社会形象展示给全世界。

  同时,这也是卡塔尔逐步解决2017年外交危机引发的后续问题的重要机遇。比如,在本次世界杯开幕式上,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沙特实权王储萨勒曼就共同出席了开幕式并相谈甚欢。另外今年3月,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曾访问埃及首都开罗,并与埃及外长舒凯里举行会谈。这两件事被视为卡塔尔打破外交孤立局面的重大突破。

  卡塔尔国王(左二)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因凡蒂诺(右二)和萨勒曼(右一)并肩而坐

  就本质来看,卡塔尔是要把本届世界杯变为本国经济社会发展实现重大飞跃、达成“2030国家愿景”的一次契机。因此,与其说卡塔尔在花钱办世界杯,不如说卡塔尔在投资自己的未来,也颇有几分“兴废在此一战”的气魄。

  赛事承办经费不断攀升,是否值得?

  对于卡塔尔如此巨大的投入能否获得如预期中的成果,笔者不予置评。

  需要指出一点的是,本次世界杯的筹备资金,即使对于卡塔尔这种富国而言也是非常庞大的,对其经济造成的压力并不轻松,绝不像一些人所声称的那样“卡塔尔有的是钱,随便丢着玩”。

  毕竟,就算石油财富再怎么丰盈,卡塔尔终究是一个小国,其国土面积为11521平方公里,这面积甚至略小于天津(11966平方公里);虽然人均GDP在2019年一度达到77136美元的可观高位,但其2021年的GDP总额也仅为1795.71亿美元,2290亿美元的投资远超其一年的GDP总额。

  另外,卡塔尔方面在对世界杯的接待工作进行先期规划和筹备时是2010年,彼时其GDP规模为1251.22亿美元。在当时,卡塔尔就做出了几乎两倍于其GDP规模的投资部署,这手笔是非常超前的。

  卡塔尔的经济伴随着世界市场对大宗能源产品的旺盛需求,一路高歌猛进,全国上下对未来全球经济趋势弥漫着乐观情绪;2014年,其经济规模达到2062.25亿美元的历史高位,但随后由于全球经济环境恶化、能源价格下跌,卡塔尔经济一路下滑,2016年一度降至1517.32亿美元的低位,之后经历数年的恢复性增长,又几经震荡,才勉强达到目前这个水平。

  要说如此巨大的投资规模是举重若轻,那是言过其实,更何况现在全球经济仍处于下行趋势,地主家也未必有充足的余粮了。

  笔者罗列这么一大堆枯燥乏味的数字,是想要提出这些观点,供各位读者探讨,即:目前人类社会这种基于巨额投资举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的模式,长期来看是没有可持续性的,而且过于强烈的商业化特征是否有利于体育竞技的健康发展,恐怕也是相当值得商榷的。

  仔细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世界杯的筹办投资规模几乎一直在节节攀升:

1994年美国世界杯时,总投资额不过6亿美元,哪怕算上通货膨胀,这金额也并不高;

然而等到世纪之交的法国世界杯(1998年)和韩日世界杯(2002年),世界杯的投资规模就迅速攀升至30亿美元和80亿美元左右——日韩两国各自的投资规模都超过了法国世界杯的总规模;

等到2006年德国世界杯和2010年南非世界杯,投资规模有所下滑,分别为48亿美元和39亿美元,可是到了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和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时,投资规模又一跃飙升至156亿美元和140亿美元。

其中巴西世界杯的156亿美元巨额投资,其不仅没能带来预期中的高额商业回报、拉动当地经济增长,反而让巴西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这债务负担也成了当时罗塞夫政府倒台的原因之一。时至今日,巴西也未能彻底抚平当时巨额投资留下的烂摊子。

  虽然下一届世界杯的投资规模不大可能像卡塔尔这么夸张,但总体来看,世界杯的投资规模依然在节节攀升,其达到一个大多数国家根本无力承受的高位只是时间问题——要知道巴西承接世界杯主办权时并不是一个穷国,而是被视为发展中经济体突飞猛进的典范之一。

  巨额投资这个问题,在其它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中也普遍存在,比如奥运会。

  奥运会也存在严重的预算超支和投资亏损问题:2000年的悉尼夏季奥运会投资规模不到40亿美元,2004年的雅典夏季奥运会就飙升至146亿美元,等到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时,投资规模更是达到400亿美元,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支出降至150亿美元,2016年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时,已穷得捉襟见肘的巴西仍咬紧牙关掏出了131亿美元,然后就是上一届2021年东京奥运会的280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北京夏季奥运会虽然投资规模巨大,但是回本且盈利了,其中很大一部分投资用于北京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后续的经济增长和市政提升,从经济上看是非常合算的。但像北京奥运会这样的幸运儿实在是不多见——

  2004年的雅典夏季奥运会实际支出不仅超越了最初预算的三倍,而且亏损严重,不仅没有带来预期的经济收益,反而引爆了希腊潜藏已久的经济隐患,造成严重的资金链断裂;自那以后,希腊的经济状况日益恶化,直到后来爆发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几乎把整个欧盟一起拖下水;

  2012年的伦敦夏季奥运会只发生了小额亏损,基本上收支平衡,但实际支出依然达到了最初预算的两倍,开支严重失控;

  最凄惨的还要数2021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为了防疫,大量赛事只能空场举行,就连开闭幕式的观众席都稀稀拉拉,门票收入基本为零;服务于游客和观众的餐饮、住宿、娱乐、旅游等行业没有获得预期的客流量,大量赞助商也没有获得预期的商业推广,280亿投资基本尽数打了水漂,成了有史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届奥运会,堪称世界级“大冤种”。

  奥运会的亏损风险如此巨大,以至于出现了无人敢办的局面,例如2024年奥运会本来有5个城市申请举办,结果由于经济低迷,3个城市临时退场,只剩下巴黎和洛杉矶竞逐;2028年的举办权甚至压根就无人问津,奥委会情急之下,为了避免出现没人办奥运的尴尬局面,只得把2028年的举办权也拿出来捆绑销售,把2024年的举办权直接授予巴黎,2028年的举办权直接授予洛杉矶。

  曾经炙手可热的奥运会举办权居然沦落到了要搞摊派的地步,实在是斯文扫地。

  举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附带的巨大潜在风险正日益突显,依靠巨额体育投资就能稳定获得商业收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事情正发生根本性变化,我们万不可活在过去而不自知,必须正视并直面这种潜在风险,做出正确的应对。

  中国不宜乱蹭世界杯热度

  必须提出的是,除了经济风险,我们还应该重视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中蕴含的政治风险。

  例如,由于中国男足水平实在丢人,未能进入本届世界杯,导致国内的一些舆论“剑走偏锋”;宣传卡塔尔世界杯中蕴含的中国元素,本意是好的,但若过度拔高、不做甄别,可能会适得其反。

  当下世界杯场馆陷入劳工人权之争,国内外众多民众对英国《卫报》报道的数千人的死亡数字深信不疑,中国在这时跳出来宣传自己承包了球场的建造,极可能让不明真相的观众将中国与这劳工人权问题关联起来。

  换言之,在宣传卡塔尔世界杯的中国元素时,具体的宣传手法还需思虑全面,慎重行事,切忌最终引火烧身。

责任编辑:李昂

分享至:
| 收藏

Archiver|小黑屋|菲柬无忧网

GMT+8, 2022-12-9 18:10 , Processed in 0.021711 second(s), 17 queries .

© 2013-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