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报道 金融资讯 查看内容

港珠澳大桥开通五年仍难逃“鬼桥”命运

2024-4-21 03:05| 发布者: 共酔萬場| 查看: 962 |原作者: 共酔萬場

摘要: 港珠澳大桥在2018年开通后,使用量一直不理想。虽然香港运输署数据显示,去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恢复通关,以及实施 “港车北上”及“澳车北上”政策,令去年全年使用港珠澳大桥的车辆总数达到破纪录的2,279,087辆,不过现实却是大桥给人的感觉仍然是使用率偏低,甚至不少媒体称之为“鬼桥”。

港珠澳大桥在2018年开通后,使用量一直不理想。虽然香港运输署数据显示,去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恢复通关,以及实施 “港车北上”及“澳车北上”政策,令去年全年使用港珠澳大桥的车辆总数达到破纪录的2,279,087辆,不过现实却是大桥给人的感觉仍然是使用率偏低,甚至不少媒体称之为“鬼桥”。

曾经在澳门工作五年的香港工程师张信伟说:“车流从来都不多,永远都是我乘坐的金巴在桥上孤独行驶。”

在香港公营机构担任工程师接近二十年的张信伟,在2017年因为工作需要而移居澳门。由于来往港澳之间的船运系统多年来相当便利,所以张信伟跟大部分在澳门工作的香港人一样,只在工作天居住在澳门,每逢礼拜五或公众假期前一天一下班便返回香港,到了周日或假期最后一天的晚上才回到澳门的家,准备明天在澳门的工作。本来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之后,来往港澳之间理应更加便利;而且俗称“金巴”的港珠澳大桥穿梭巴士票价只需要65元港币,只是船票价钱的三分之一,更应该刺激大桥使用量。可是事实并非如。

港澳口岸距离市中心太远

张信伟只坐了金巴一次之后,便决定还是坐船较好。他认为港珠澳大桥的最大问题是无论是香港口岸或澳门口岸,跟市中心距离都太远,使用大桥令他觉得辛苦很多。张信伟告诉美国之音:“我可以在船上睡饱,然后直接换乘地铁回家。相反坐金巴的话我要坐车到人工岛口岸,然后在口岸大楼步行很久才可以上车,车程只有四十分钟便要下车,然后又要坐接近一小时巴士才可以回家,如果是下班后乘坐的话会很辛苦。”

而且令张信伟更加感到疲累的是,港澳双方在通往港珠澳大桥通关口岸的交通配套安排非常不理想,令他和不少人对大桥却步。目前澳门只有开通两条巴士线接驳大桥口岸和市区,而且由于巴士路线太少,每一条巴士都要绕路才可到达口岸。就算是乘坐的士或自行驾驶,从著名市中心地标葡京娱乐场到口岸也需要最少二十分钟。相比之下香港口岸的交通配套好一点,由于邻近机场,所以所有从机场出发到市区的巴士也会经过口岸,不过到九龙市区最少也要三十分钟。张信伟表示也有同事每个周末直接驾车来往港澳两地,只是路程遥远又辛苦,所以他和同事都会选择坐船较好。

私家车通行证难以申请

港珠澳大桥被认为是“鬼桥”的另一个原因,是投资和回报相差很远。香港、中国和澳门三地政府在2008年就融资问题达成共识时,估计总投资为385.4亿元人民币,中国、香港和澳门的出资比例分别是44.5%、42.9%和12.6%,可是是香港政府在2016年通过追加拨款后,光是香港段的工程已获1,177亿港元拨款,工程严重超支。大桥落成后使用量不符预期,2019年车辆使用量只有152万辆。为了刺激使用量,“澳车北上”和“港车北上”分别在去年2月及7月实施。不过“港车北上”需要申请人士同时拥有香港和内地驾驶牌照才能获批,于是首轮申请人数虽然达1.7万人,却只有1,600人被批准,有资格上桥。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亚太工商研究所名誉教研学人李兆波认为,有关行政部门办事效率不彰,是可以改善的地方。尤其是香港政府近年在多项政策执行上出现失误,所以在大桥配套上没做好是毫不令人意外。他告诉美国之音:“如果协调得好的话,行政部门可以在大桥一开通就可以做好任何配套。相反协调做得不好的话,只要其中一个部门欠一个印章都无法批核。而且在一些细节及人性化因素,兴建大桥的人似乎没有想得仔细,他们又有否尝试过使用这条桥呢﹖”另一方面,李兆波也承认港珠澳大桥是基建,要数十年时间才可以回本,现在只用了数年便断言回不了本是言之过早。他续称如果大桥设有铁路连接三地,情况肯定大为改善,不过所需成本又会高了很多。

来往港澳两地人士不如想象般多

而且从现在的通行状况来看,当初是否有必要兴建港珠澳大桥都值得质疑。根据香港政府入境事务处于今年3月29日发布的数据,复活节四天连假的首天,透过港珠澳大桥及港澳客轮码头离港人士合共有125,957人,比罗湖或落马洲支线少三万多人。相反同一天透过大桥及码头从澳门到香港的人数只有54,144人,不到总入境人数的15%。简单来说,就是来往港澳的人使用港珠澳大桥者根本就不多。

形成这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对于香港人来说,如果有钱和长假期的话,坐飞机到欧美日韩等地旅游是首选,不然就到深圳或广东省消费,澳门是相对排名较后的外游选择。另一方面对于澳门人来说,香港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在澳门从事政府部门心理辅导的林美玲,在疫情前会经常坐船到香港购物用餐,轻松渡过周末。可是自从疫情之后,情况就不再一样。

林美玲告诉美国之音:“澳门人在疫情中不能去香港,但已经跟大陆通关,于是大家现在已经习惯转到大陆渡过悠闲周末,在大陆消费的选择较多,价钱也较相宜,相比之下香港的吸引力较低。我在开关后来过香港数次,可是每次的感受都很令人不舒服。比如是我来香港政府部门办理证件,办事处人员的态度很不友善。服务业态度也明显差了不少,最明显是在餐厅用膳。我已经不是在茶餐厅吃饭,而是在中等价位的餐厅。可是店员的服务态度不像是愿意服务人,他们总是放下餐牌便走,而且叫他们来点餐,他们也好像见不到你似的。当他们把食物放下来之后,就不会再服务你,例如不会替我们添水,邻近桌子的客人走了,他们也不会立即收拾,总之是服务和价钱完全不成正比。在疫情前就算自由行很多,很拥挤,我也不会抗拒来香港闲逛,但现在可以选择的话,也不会选择去香港。”

分享至:
| 收藏